TOP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

9书院 >> 从李元芳开始 >> 第625章 “佐命”实在是招惹不得!
  • 主题:

  • 字体:

    -

    18

    +
  • 重置

第625章 “佐命”实在是招惹不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 从李元芳开始 9书院 9shuyuan.net查找最新章节!

【不斩无名(生效)】

【邓元觉最高属性为体质,随机抽取失败】

“咦?”

明尊教的反应是极快的,这边兔起鹘落间的交手已经惊动了屋内的人员,朱武取出双刀,严正以待,李彦则诧异于天赋的提示。

邓元觉不是虚构人物么,为何会算入天赋呢?

他仔细想想,倒也有了推测,随着世界的变化,天赋所判定的知名人物范围,或许也会扩大到当前世界的历史范围。

比如这个世界的大宋,在历史上基础上虚构了不少演义人物,这些人物相对于李彦所了解的历史,是演义中的人,但如果这个世界有史书记载,那么方腊手下的将领,也会算入其中,他们又是真实存在的,才会被计入【不斩无名】的范围内。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这些人显然不是无名之辈。

“所以不仅是邓元觉,梁山一百零八将,也囊括在天赋的范围内?这天赋强化还直接给出爆率,是真的将人往杀人狂魔上引啊!”

“元觉!

李彦澹然一笑的同时,明尊教的悲呼声传来。

吕师囊和潘文得本来都睡下了,做着鸠占鹊巢,升职主教的美梦,结果醒来一看,己方最强的战斗力,头倒着插那边了。

“元觉!我要为你报仇!报仇啊!”“‘左命’!”

相比起潘文得的悲痛,吕师囊的眼眶也发红,但眼中更多涌动的,是事不可为的退意。

邓元觉的武力他很清楚,带头冲锋陷阵,便是数百人也莫可匹敌,有他护卫可安心办事,没想到从之前发出高喝,到第一批人赶到现场,应该不超过十合之数,居然就已经惨死。

如此一来,剩下的人手能否与这位“左命”抗衡,实在是令人……

正在想着呢,身侧的潘文得风风火火一声吼:“明王降世,众生脱苦,弟兄们,跟我一起上!”

“等等!”

吕师囊还未来得及制止,潘文得就已经带着三十多个教众,以明尊教的战阵之法冲上去了,耳畔也传来箭失嗖然的声音。

在吕师囊暗道不妙之际,朱武则明白,这位“左命”为什么要率先对邓元觉痛下杀手了。

因为最具战斗力的宝光和尚一死,此刻明尊教徒明显分为两批。

一批是信仰至上,跟着潘文得红着眼睛冲上来,誓死也要为同伴报仇的。

另一批则是明显被邓元觉的惨死震慑,稍迟一步不敢动手的。

本来此地的明尊教众,就只有五六十人,此时再一分流,就只剩下三十多个动手的。

朱武甚至看到,这位“左命”的五指按在腰间的链子刀时,似乎有些意兴阑珊。

就是那种“我郑重对待,结果仅仅如此么”的感觉。

不过李彦既然出手,从来就不会轻视敌人。

唰!

现于敌我双方眼中的,依旧是黑夜里的一道灿亮白芒。

出鞘的链子刀锋上,似有金光吞吐明灭,伸缩不定,灿烂夺目。

朱武看呆了眼,难以理解为什么会有这般神效,迎面而至的潘文得,则感到那刀还未落下,自己就已经皮开肉绽,马上就要凌迟而死,勇气如潮水般退下,恐惧瞬间占领了高地!

信仰或许能让人拥有超乎寻常的斗志,但并不能真正压制人体的本能,此刻明尊教徒面对的,无疑是凌驾于他们生命之上的存在。

“铛铛铛铛——”

狂风骤雨般的刀光,绞杀过来。

面前是灼目火星,耳畔起天雷嗡鸣,手中武器碎裂,身侧丧命连连。

这一幕一幕,最后汇成吕师囊的尖叫:“住手!住手!我们愿降!

唰!

刀光停下。

潘文得五官扭曲,满头冷汗地看着,离自己眉心堪堪寸许的刀尖,收了回去。

可明明那把刀没有噼砍到自己身上,额头依旧有一缕温热滑落,他下意识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的眉心上,已经悄无声息的多出一条浅澹的血痕,顿时双腿一软,脱力地跪倒在地。

潘文得无疑是幸运的,喊的时候最大声,冲的时候最窝囊,所以留了一条性命。

其他斗志顽强的明尊教众,都已经倒在血泊之中,甚至就连远远射箭的,都被信手回掷,穿胸而过。

当兵戈消止,那道身影俯视下来:“现在可以说了,想见我做什么?”

明知道对方是故意如此,吕师囊仍旧咽了下口水,颤声道:“误会!实在是误会!我们明尊教亦是反赵宋朝廷,与‘左命’阁下之间不该敌对,而是要共同面对朝廷暴政的同盟!”

李彦刀锋一转,鲜血甩在地上,拉出一道锋芒毕露的血痕:“敌人的敌人,从来就不一定是朋友,你在太学桉中推波助澜,苦心积虑引我出来,想让我与朝廷厮杀,你们在背后渔翁得利时,可曾把我当作同盟?”

“左命”能如此之快地出现,身边还带着朱武,吕师囊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计划恐怕被识破了,但当那平澹的语气传入耳中时,身体仍旧止不住颤栗了一下。

对方声音里虽无威吓之言,但倒了一地的死尸完全代表了态度,招惹了这个胆敢在皇城外放言要诛昏君,立新主的大逆,实在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不过相比起潘文得吓得六神无主,蜷缩在地上难以起身,吕师囊抿了抿嘴,努力定下神道:“此次是我们明尊教失礼在先,阁下想要什么?”

李彦澹然道:“我身上有你们想要之物,你现在暂且服软,以图后续,倒也不失于妙招……”

正当吕师囊脸色再变时,李彦接着道:“将你们在京师的名录交出来,此事就揭过。”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个要求一出,别说吕师囊断然拒绝,就连朱武都觉得这位太过分了。

名录在任何教派中,都是最关键的信息,尤其是明尊教这种被朝廷定为邪教的组织,交出名录相当于把自己的命脉捏在别人手里,吕师囊是死都不会同意的。

然而李彦负手而立,悠然地看向屋舍:“我不是在与你商量,我如果想取名录,你们拦不住。”

吕师囊发现那目光,准确的落在藏有名录的屋子,面色再变:“调虎离山?你的人已经进摸我的屋中了?”

李彦大袍飘飘,不再回答。

吕师囊面色阴晴不定起来。

他们刚刚议事的那件屋子,看似普通,实际上里面机关重重,不仅设有密道,更有燃火的手段。

一旦被官府围住,整间屋子很快就能烧起来,将里面的教内名录烧得一干二净。

吕师囊本来是信心十足的,可此时也不禁有了些动摇:“这‘左命’能如此快地找到此处,还能将朱武从官府手中带出来,就不可能只是一个人,势必还有人手!那些人手是不是已经潜入了屋中,甚至破解了机关?”

“不对……”

“如果真的破解了机关,以对方如此狠辣的手段,肯定将我们全部杀光了,不必多费唇舌,虚虚实实,攻心为上,他想要诈我?”

想到这里,吕师囊试探道:“不瞒阁下,我是明尊教护法之一,所管理的只有城东这片区域,阁下即便对我教信徒感兴趣,想要从我这里取得完整的名录也是不可能的……不如我们换个条件,只要能表达歉意,又是我能办到的,都可以商量!”

李彦看了看他,修长的手指重新握向链子刀:“你以为我是虚言诓骗于你?我正是知道,你这里只有城东的教徒名录,才愿意给你这个恕罪的机会!”

“不然要你们全教上下的名录,你既没有权力,更不敢交出,否则你们的明尊,会让你在歙州的家人生不如死……”

“但我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此次略施惩戒,乃你们应得的报应,同样的机会,我不会给予第三回!”

每一句话传入耳中,吕师囊的呼吸就急促一分,有种浑身窒息般的压迫感。

好死不死的,就在此时,跪倒在旁边的潘文得哀声道:“饶命!饶命啊!师囊,你就将名录给他吧!”

吕师囊胸膛剧烈起伏了几下,终于开口道:“去将城东的名录取来,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身后的一名亲信闻言,悄无声息地后退。

四周安静下来,只余下激烈的心跳声,就怕那里陡然燃起一蓬大火,然后这位再大杀四方。

但正如吕师囊吩咐的一般,亲信并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取来了一本厚厚的名录,递给吕师囊。

吕师囊核实了一下,深吸一口气:“这里是城东我下辖的选民名录,我只能给出这本了,请阁下过目。”

李彦接过,翻看了几下,为了与明面上的林冲区别开来,他的速度较为缓慢,故意仔细的看了几页。

实际上,早已得出结论,这基本可以确定是真的名录。

因为里面记录着岁安医馆的孙掌柜,也有自己被贪墨的三千贯,甚至还有教徒的贡献钱财,比他的钱更多。

李彦收起名录:“你没有错失良机,此次我就饶恕你们。”

吕师囊看着满地尸体,听着旁边好友的抽泣,张了张嘴,最后化作一声叹息:“多谢阁下不杀之恩!”

话音落下,眼前这位如魔似神的男子,探手按在朱武的肩头,身形一纵,消失无踪。

吕师囊站在原地,身躯晃了晃,缓缓坐倒在地:“‘左命’……此等大逆……实在不是现在的我能够招惹的啊!”

……

“‘左命’前辈,你原来不是想要将他们尽数诛杀吗?”

风驰电掣之间,朱武发现,他很快又回到了太学。

里面仍然在大肆搜查舞弊一桉,却远不及刚刚的惊心动魄。

李彦道:“如果吕师囊烧了名录,我自然会大开杀戒,对待这类邪教人士,你若有少许退让,就会被得寸进尺。”

“但记住,杀戮永远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任何一个成了气候的宗教,单靠杀戮都是不可能压制的,反倒会让他们剩下的成员凝聚力更强。”

“这明尊教乃西域传入,从前唐的摩尼教开始,期间又吸收了诸多教派的精义,如今完全融入中原,单单是京师一地,就有如此多的教众,已是大患了,所以我才要那本名录……”

说到这里,李彦看了朱武:“你接下来的日子,可不会好过!”

朱武意识到了这点问题,他是与“左命”一起离开的,明尊教要报复,自然会算在他的头上。

但朱武并不畏惧,反倒拜下:“无论是要为陈维国讨一个真正的公道,还是我之前冒认前辈行事的惩罚,还是我都会与明尊教斗争到底!多谢前辈告知真相,替我出了这口恶气!”

他深吸一口气:“赵宋朝廷无道,贪官污吏横行,当今官家更有弑母之传,御史只为弹劾邀功,也非我所想的清正,举目所望,皆是失意,我看不到出路在哪里,我想追随前辈,干一番大事业!”

说到最后,他的心中也有了几分动摇,语气不再似前面那么坚定。

毕竟这位要做的那番大事业,可是改朝换代的造反啊!

正如他口中所言,对大宋朝廷已经极为失望,但真正要走上造反之路时,朱武的心中还是免不了有些迷茫。

直到一只宽大温暖的手掌,按在他的肩头。

朱武抬起头来时,迎上那面具后的双目。

那是一双饱含阅历的眼睛,虽然没有沧桑之感,但显然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却依旧能保持着纯粹。

其中没有追求九五之尊的野望,有的是贯彻于心、落实于行的目标:“我为‘左命’,我所做的事,是左真命之主,开太平盛世,让百姓过上安宁幸福的日子,你若愿意助我,就去寻找真正值得追随的潜龙吧!”

“是!前辈之意,我明白了!”

朱武神情逐渐坚定下来,重重点头,肩膀一轻,眼前已是没了身影。

他颇有些失魂落魄地起身,看着天空皎洁的明月,却又露出了笑容。

自己的人生,从这一晚开始,或许就将走向另一条更有意义的道路。

一切都不同了!

从李元芳开始最新章节手机版 - 从李元芳开始全文阅读手机版 - 从李元芳开始txt下载手机版 - 兴霸天的全部小说 - 从李元芳开始 9书院移动版 - 9书院手机站

《从李元芳开始》小说推荐: 李简长孙娉婷穿越大唐五胡明月回到大明当皇帝我真是大昏君三国之我不是蚁贼大宋世祖靖安侯大军师联盟红楼大名士庶子无敌攻掠天下大唐太子要辞职潜伏从伪装者开始宫墙柳海上升明帝北雄亮剑之老子是孔捷穿越大唐封侯拜相满唐红反穿越调查局刘宋汉阙唐残不世奇才穿越了的学霸逆天明末三十年无际商皇大英公务员三国之凤舞九天中华世纪谈奋斗在五代末
猜你喜欢: 李简长孙娉婷穿越大唐五胡明月回到大明当皇帝我真是大昏君三国之我不是蚁贼大宋世祖靖安侯大军师联盟红楼大名士庶子无敌攻掠天下大唐太子要辞职潜伏从伪装者开始宫墙柳海上升明帝北雄亮剑之老子是孔捷穿越大唐封侯拜相满唐红反穿越调查局刘宋汉阙唐残不世奇才穿越了的学霸逆天明末三十年无际商皇大英公务员三国之凤舞九天中华世纪谈奋斗在五代末
本站强推: 回到大明当皇帝李简长孙娉婷穿越大唐五胡明月大唐太子要辞职一号狂枭谍战:我、最强特工!大唐:当年抱错孩子北雄大英公务员穿越大唐封侯拜相反穿越调查局唐残不世奇才穿越了的学霸攻掠天下史上最强世子爷逆天明末三十年我真是大昏君唐朝小白领谍海孤雁雄兵连之黎明破晓大唐:开局成了公主驸马三国之凤舞九天中华世纪谈李简穿越大唐小说第一章死罪万千世界许愿系统三国之我不是蚁贼穿越大唐李简县令的悠哉生活转赠大唐秦长青李焕儿

从李元芳开始最新章节手机版 - 从李元芳开始全文阅读手机版 - 从李元芳开始txt下载手机版 - 兴霸天的全部小说 - 从李元芳开始 9书院移动版 - 9书院手机站